亚太娱乐ag138|官方顾问、国家一级作家田彬谈文学(41—50)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1日??浏览:647 次???来源:管理员

? ? 内蒙古山西商会顾问、国家一级作家田彬多年从事文学创作,先后创作了长篇小说《狼烟血光》、《青山风骨》、《长沟流月》、《青诀》、《蝶变》、《桃花滩》、《怪变》等,中篇小说《人》、《奇缘》、《父子杀戮》、《北坡的春天》、《网中人》、《孙老胖进山》及《田彬诗词集》等。其长期的生活积累,深厚的文学功底,朴实的文字叙述,细腻的文笔描写,给广大读者留下来深刻的影响。
? ? 近期,我们将田彬老师谈文学的文章进行了整理,陆续推荐给大家。今天推出第41至50篇,供大家学习。

41 作品与作家的世界观

一八五二年,有个俄国作家从橱里拿出皮包。取出一捆用带子捆着的笔记本,把它放进壁炉里,用蜡烛点着了。当他看着所有的笔记本都烧成灰烬后,便躺在沙发上大哭起来。

这位作家就是果戈理,他烧掉的是《死魂灵》第二部的手稿。这部稿子是他花了多年的心血才写出来的,为什么毁掉它呢?这得从他的《死魂灵》第一部说起。这部小说,描写了一个专门投机钻营的骗子乞乞科夫,他别出心裁地进行贩卖死去的农奴的勾当,由此赚取了一笔大钱。这个故事从一个侧面有力地揭露了俄罗斯社会和农奴制度的黑暗腐朽。作品发表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沙皇御用文人围攻它,进步的文学批评家热情地指出这部小说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创作《死魂灵》的果戈理,他虽然出身于地主家庭,头脑中有着种种落后、保守的观念,但是总的说来他的思想是倾向进步的,是个良心主义者。他写《死魂灵》第二部时,情况发生了变化。他为了寻找一个安静的创作环境,到了欧洲。在国外,他脱离了俄国进步的文学家,而包围着他的都是些农奴制的坚决拥护者和沙皇的御用文人。他们的保守反动的观点影响了思想本来就动摇不定的果戈理。于是,他的阶级偏见抬了头,他开始笃信宗教,倒退到农奴制那里去了,在《死魂灵》第二部中,他一反常态,要让那个无孔不入、八面玲珑的人口贩子乞乞科夫获得新生,成为“好人”,开始新的生活。作品中出现的另一些地主、官僚,也都成了品德高尚、充满公民责任感的人了。但现实生活中没有这样的“好人”,果戈理也无法把这些人物写好。他处于矛盾和痛苦之中。后来只好把这部作品扔进火里。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对于一个作家来说,世界观是十分重要的。世界观是人们对于周围世界的基本观点。它不仅决定作家要歌颂什么、要暴露什么,而且也影响着作家采取什么样的方法和态度来进行写作。作家的创作,总是在世界观的指导下进行的。当果戈理的世界观的主导倾向是进步的时候,他就会以批判的态度来揭露农奴制的种种罪恶,写出了《死魂灵》。可是,当他的世界观发生了变化,他以地主的眼光来看待生活的时候,他就很自然地会千方百计地美化地主和资本家,所以才写出了《死魂灵》的第二部。

果戈理焚稿的故事可以说明这样一个道理,对于一个作家来说,要写出无愧于时代的作品,首先要树立进步的、正确的世界观。

?

42 形式为内容服务

古代有一个寓言故事:一个楚国人到郑国去卖珍珠,用木头做成一个匣子,熏上香气,缀上珠玉,装饰上玫瑰,穿插上翡翠。郑国人一看这匣子非常漂亮,就买了他的匣子,而把珍珠退还给了他。

这个故事,实际上是讲的内容与形式的问题。楚人想以匣子的华丽来显示珍珠的贵重,哪知过分地在外表的形式上打主意,却产生了喧宾夺主的不良效果。那个郑国人被华丽的匣子所吸引而忽视了盛装在里边的贵重的珍珠,这样就本末倒置了,于是闹出了笑话。

任何事物都是由内容和形式组成的,文学作品也不例外。什么是文学作品的内容?先请看李白的《望庐山瀑布》:

日照香炉生紫烟,

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在这首诗里,诗人一方面描绘了庐山气势磅礴的瑰丽景色,具体抒写了香炉峰的烟雾缭绕和瀑布飞流奔泻的壮观。同时在这些描写之中,渗透进了自己的感受与思想,字里行间洋溢着诗人对祖国大好河山无比热爱的激情。这就是这首诗的内容,它包括两个组成部分,一是客观的社会生活,即诗中所写的庐山景象;二是渗透到诗中的诗人思想感情。庐山瀑布是客观存在,但在不同的诗人笔下,会出现多种多样的风姿,这是因为诗人灌注进去的思想感情各具特色的缘故。这种客观现实生活和主观思想感情的统一,就是文学作品的内容。它包括题材、主题、情感等。

文学作品的形式是指作品的内部构造和表现形式。它是由体裁、结构、语言和表现手法等因素构成的。我们仍以《望庐山瀑布》为例。从体裁来讲,它是诗歌。它虽然只有四句,但诗人为什么先写香炉,然后再写瀑布,最后以“疑是银河落九天”结束?这些都是经过反复考虑、精心安排的,主要是为了突出瀑布的形象,给人以鲜明的印象和感情上的激动。这是本诗的结构特点。诗的语言是精炼、华丽的,色彩斑斓,读来琅琅上口,诗人运用了夸张、比喻等手法,使诗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这就是这首诗的形式。

文学作品内容与形式的关系是一种对立统一的关系。说它对立,是因为内容与形式存在着主从关系和矛盾的一面。这主要表现在内容决定形式,形式又有相对独立性,它可以反作用于内容。一篇作品仅仅有好的内容是不够的,如果没有完美的形式,这内容就得不到充分的表现。如果象《买椟还珠》中的楚人那样,只在形式上打主意,而没有很好考虑匣子如何更好地为衬托出珍珠的贵重服务,这就犯了形式主义的错误。我们对文学作品内容和形式的要求是:健康的内容与生动、完美的形式的和谐统一。做到了这一点,才可算得上是好作品。

?

43 素材与题材

解放战争时期的着名作家杜鹏程是随军记者,他的足迹遍布西北战场。他有一个习惯:凡是他认为有点意思的人物、故事、场面,各地的历史特点、地形外貌和人情风俗,战争生活的印象、体会,乃至动人的语言,就会统统记录下来。他把这些日记、笔记看成是生命的一部分,危急时把衣服被褥全部丢光,也不肯扔掉任何一册“破烂本子”。最后,日记、笔记积有二百多万字。

解放后,杜鹏程用了九个多月的时间,按照战争日记、笔记,写出了一百万字的真人真事的长篇报告文学作品。书名:保卫延安。 ??

他很快觉得这部稿子只能算是毛胚,决定在这些材料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加工、艺术提炼,把报告文学改成小说。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他重写了九次,反复增添、删削数百次。先是改成六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又压缩成十七万字,再增补至四十万字,最后定稿为三十多万字。

从写日记、笔记算起,到最后出书,杜鹏程涂抹过的稿纸,“可拉一马车”。

这件事可能让我们对素材和题材这两个概念有所理解。

杜鹏程的“破烂本子”上的两百多万字的材料,是作家在万里征途上逐渐收集起来的原始生活材料。它们并未经过认真的选择、集中、提炼和加工,比较分散,大多数是零零星星的。这种创作之前从经验中得来的未经加工的生活现象,就是素材。素材是创作的原料。

《保卫延安》作为报告文学作品出现的时候,其中很大一部分仍然带有素材的性质,有待进一步选择、概括和加工。题材,就是在素材的基础之上,经过作家的选择、集中、提炼、加工,已经写进具体作品之中的一组完整的生活材料。已不再是原始的生活材料了。《保卫延安》的定稿,已经达到了描写一九四七年延安保卫战开始后的几个大战役,着力刻画了以周大勇为代表的人民战士的成长历程,表现了彭德怀同志的崇高形象,反映了整个西北战场人民解放战争排山倒海的气势和力量——这就是《保卫延安》的基本题材。

从素材到题材,转化的方式可以是浓缩、集中,也可以是改造、生发。后一种方式杜鹏程也常用。比如,他的战争日记中有几十个字记着抗日战争中的一个小故事:一位英雄身负重伤而拒绝上炕,他怕自己的血染在老乡的被子上,在写《保卫延安》第五章第六节时,杜鹏程就把这件事同其他英雄事迹、人民的苦难和自己童年生活的某些感受综合在一起、移植到了小说主人公周大勇的身上,一气写出了几千字,这是小说最动人的篇章之一。

一本书和一马车稿纸,几千字的小说同几十个字的日记,竟有如此密切的内在联系!

?

44 情节

记得三国演义里“空城计”的故事吗?读完那个故事,感觉诸葛亮真是太了不起了。你想,司马懿引了十五万大军蜂涌而来,而诸葛亮身边没有一员大将,城里只剩下一两千人马,这力量悬殊多么大啊!可是,诸葛亮英雄古胆,神机妙算,沉着稳健,他披着鹤氅,戴着纶巾,只带了两个小童,携了一张琴,走到城楼上凭栏而坐,焚香操琴。他不动一兵一卒,不折一刀一箭,竟然把深懂作战韬略的司马懿吓住了,说什么“亮平生警慎,今天大开城门,必有伏兵”,立即下令速速撤退。于是,诸葛亮赢得了时间,化险为夷,率领军民从容不迫退入汉中。

为什么这一故事这么吸引人呢?这是曲折动人的故事情节起了很大作用。所谓情节,就是作品中展示人物性格、表现人物之间相互关系的一系列事件的发展过程。在空城计中,诸葛亮的性格得到了突出的表现。孙子兵法上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诸葛亮就是这样一位精通兵法,并能灵活运用的军事家。当诸葛亮得知马谡采取了错误的守护街亭的方案时,他拍案大惊说:“马谡无知,坑害吾军矣!”后来的事实果然不出所料,街亭一旦失守,他立即采取应急措施,很有远见地布置疑兵,为以后的撤退作好准备。他又十分了解司马懿的为人和战略,因此利用了对方过分谨慎,不敢轻易进攻的弱点,迫使对方不战自退。无怪真相大白之后,司马懿仰天长叹:“吾不如孔明也!”构成了空城记的情节,是由一个接一个的事件发展过程组成的,先有街亭之战,作者先写司马昭探听街亭虚实,司马昭回来禀报说那里有兵把守,于是,司马懿十分佩服诸葛亮是真正的神人,这就为以后看到城门大开时他不敢入而埋下了伏笔。街亭失守后,作者又写诸葛亮怎样镇定自若地分拨几路兵马作好撤退的必要准备。然后重点描写诸葛亮在城楼上笑容可掬,焚香操琴的情景和引起司马懿大疑,唯恐中计,火速退兵的经过。这一系列事件的发展过程,非常曲折动人,作者把它写得出乎意外,又在预料之中,明明知道是虚构的,却给人一种真实可信的感觉,认为司马懿被吓退是合情合理的。由于事件的发展环环相扣,因此就能引人入胜,令人信服,且百读不厌。

?

45 情节的提炼

有个很穷的小公务员喜欢打猎,他节衣缩食,好不容易凑足了钱,买了一支猎枪。当他第一次带着这支新猎枪去打猎时,高兴得简直有点忘形。谁知在渡河时一不小心,枪被河里的一丛浓密的芦苇挂进水里,这对他真是个致命的打击,回家后便一病不起,生命垂危。他的同事们得知此事,很同情他,凑钱给他又买了一支猎枪,才算救了他的命。俄国作家果戈理以这个故事为素材,创作了有名的短篇小说《外套》。

在《外套》这篇小说里,果戈理保留了这件官场逸闻的一些原貌,对情节作了重大的修改,主要是:把原故事中的猎枪这种奢侈品改为生活中的必需品外套;将无意丢失改为被强盗抢去;将同事们凑钱帮忙改为“募来的钱少得可怜”,谁都侮辱他、嘲笑他,他成了一个“谁也不可怜的人”;还加进了与大人物的冲突,主人公在新外套被抢劫后,请求他的上司将军帮忙,却遭到了这个大人物的严厉训斥,导致主人公的死亡。特别是原结局是喜剧式的:小职员得救了。而小说却改为主人公最后含愤而死。作家认为原故事的结局是虚假的;那种人与人的关系是不真实的。因而就将一场可笑的官场逸闻改成了严肃的社会悲剧,并深刻地揭示了造成这一悲剧的社会根源。这样就大大提高了原故事的思想价值和社会意义。通过一个“小人物”丢失外套而最后丧命的情节,反映了在沙皇专制统治下下层人民的悲惨遭遇,深刻地揭露了当时社会的黑暗与腐朽。在旧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多么冷酷无情,小人物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命运多么悲惨!读了这篇小说,我们会深切地同情下层人民,而对旧社会自然地产生一种愤恨之感。作家的这种加工改造和虚构就是情节的提炼。

文学是反映社会生活的,文学作品中的情节总是以客观的社会生活为基础的。大凡优秀的作家,都要通过情节的推敲、选择和提炼,使生活中那些隐蔽的环节变得明朗起来,使那些意义不大明显的事物变得明显起来,使那些貌似平常的事情显示出不寻常的意义。因而,情节的提炼和形成,是作家主观思想的指导下进行的。情节提炼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作家不断地加深理解现实生活的过程,是对生活事件加工的过程。而作家提炼情节,不是为了别的,全是为了更有力地表达主题和更生动地塑造人物。《外套》之所以成为不朽的佳作,成功的秘诀主要就在这里。

?

46 作品的矛盾冲突

茅盾有篇小说叫《春蚕》,写农民老通宝一家,从清明节开始养蚕,经过一个月的苦劳、挣扎,终于获得了好收成。他们收了五百多斤茧子。使全家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全家人因劳累而消瘦了许多,眼睛陷进去了,嗓子也哑了,然而都是很快活的,他们心里在盘算,夹衣和夏衣都在当铺里,有了蚕收入,马上可以赎回来。过端阳节也可以吃上一顿炖黄鱼。

可是,正当大家心花怒放的时候,老通宝的亲家张财发从镇上来到了村里,带来了一个叫人无法相信的坏消息:“通宝你的茧子是不错,可世界不太平,今年茧厂关门,不做生意。”这个恶讯,象一个晴天霹雳,把老通宝一家的希望化成了泡影,后来的事实证明,张财发的消息一点不假。

“丰收”之际的恶讯,是这篇作品情节中的高潮部分,是最出人意料,最吸引读者的地方。在小说戏剧等叙事性文学作品中,高潮是矛盾的双方具有决定性冲突的阶段,是矛盾冲突发展到最尖锐,最紧张,矛盾冲突将要解决而还没有解决的时刻,《春蚕》的矛盾冲突,是围绕着春蚕是否能获得丰收,老通宝能否靠春蚕的帮助,摆脱贫困挨饿的命运而展开的。从清明开始养蚕起,老通宝的心里勃然生出了新的希望。在一个月中,他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不管饥一顿还是饱一顿,他还是日夜操劳。桑叶价飞涨,他不但忍气吞声去借债,而且还把家中仅有的一块桑园抵押给了债主。蚕宝宝总算没有辜负老通宝一家的苦心,吃进的一片片桑叶,都变成了可爱的茧子。老通宝的欢欣鼓舞把希望推向了高潮,这希望似乎马上变成现实了,但这希望很快被毁灭性的打击所代替,因为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战乱,严重打击了民族工商业,致使茧厂关了门,再好的茧子也没人收购了。这样,老通宝就从希望的高峰跌落到了痛苦的深渊之中。这“丰收恶讯”是在“希望”即将实现但还未实现的关键时刻出现的,它使小说中的矛盾冲突进入了决定性阶段,老通宝一家的命运将要被决定。小说的情节发展至此,达到了高潮。因此,这一部分最能激起读者的担心和关注,猛烈地撞击着读者的心灵。

?

47 主题的提炼

在四十年代,河北省某村庄,干部群众迷信思想严重。据说该村有一个“白毛仙姑”显身,她常在村头的奶奶庙里向村人命令:每月初一、十五两天,一定要给她上供。从此村人遵命奉行,而且真见到头天晚上的贡品献上来,第二天一早就没有了。村人有一次忘了给她上供,便听见从阴暗的神坛后面发出尖锐的怪声:“你们……不敬奉仙姑……小心有大难……”。

后来,区干部发觉了这件事,认为是敌人玩弄的破坏阴谋。最后决定到奶奶庙捉鬼。结果捉住的并非什么仙姑,而是一个被恶霸地主糟蹋的农民的女儿。地主奸污了她,她怀孕后,地主又厌弃她,而且阴谋害死她。在一个好心的老妈子的帮助下,她逃到深山里,怀着辛酸和仇恨,在山洞里生活了几年,由于见不到阳光,不能吃到盐,身上的毛发都变白了……

这个故事流传到了陕甘宁边区的延安,文艺工作者准备把这个材料写成作品。

人们对事物的认识,是有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的。在创作中,作家对于所掌握的材料也有一个由浅入深的认识过程;开始时,并不完全意识到材料所蕴含的意义,延安的文艺工作者在搜集到了“白毛仙姑”的故事之后,就经历了一个对材料的认识过程和对主题的精心提炼的过程。

在构思的过程中,他们走过一段弯路,开始,有的同志认为这只是一个没有意义的神怪故事,有的同志认为可以作为一个“破除迷信”的题材来写,也有的同志认识深一些,认为应把“反封建”和“反迷信”两种思想结合起来,作为作品的主题。

显而易见,上述几种设想都没能很好抓住事物的关键,远不能反映佃农女儿受迫害,八路军把她救出地狱这一时代本质。于是,作家们继续动脑筋,对这个材料作了进一步的加工。最后,他们提炼出了更积极、更有历史深度的主题:“旧社会把人逼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经过作家们的辛勤努力,在现代文学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白毛女》终于诞生了,它那高度的思想性与艺术性博得了广大观众的赞赏。

事物的本质是蕴含在现象之中的;铁经过百炼才能成为纯钢。从“白毛仙姑”变成《白毛女》的创作过程,就清楚地看出,对主题的提炼有多么重要。

?

48 悬念手法

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中,写到威尼斯商人安东尼奥向犹太高利贷者夏洛克借三千块钱。心肠狠毒的夏洛克诡计多端,他同安东尼奥签订了一张别出心裁的契约:如果不能在三个月内归还,夏洛克就可以在他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割去一块白肉作为处罚。

这张奇怪的契约一开始就引起了读者强烈的兴趣和关注,随着剧情的发展,因安东尼奥的商船出了问题,借期已到,这笔钱无法偿还,而夏洛克一点也没有通融的余地。这时,在读者的头脑里自然而然地会提出一个疑问:安东尼奥身上的这块肉真的会被割下来吗?在法庭上,各方面的人士都好心相劝夏洛克放弃割肉的要求,并且打算还给他双倍的钱。可是这个可恨的高利贷者非常顽固,他只要一磅肉,别的什么都不要。至此,读者会再次向自己发问,安东尼奥的这块肉真的保不住了吗?接着,女扮男装的律师鲍西娅上场了。他也劝夏洛克慈悲一点,作几分让步,然而夏洛克一口咬定,非割肉不可。剧情步步紧逼,这时律师为了救助安东尼奥,运用了高超的智慧,在如何割一磅肉的问题上,按照当地的法律宣布,割肉时不能多也不能少,不能流下一滴血,否则就要把土地财产全部充公。这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这一规定可把夏洛克彻底制服了,读者对安东尼奥的担心才算释然,心上悬着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作者围绕安东尼奥身上这一磅肉是否会被割下来这一事件,引起读者或观众的好奇心与惊奇感,激化戏剧的矛盾冲突,增强剧情的生动性与吸引力,这种手法就叫“悬念”。悬是悬挂的意思,即对事件的发展、人物的命运结局如何,心里没有数。念是思念挂怀的意思,这里含有一系列的心理活动过程:牵肠挂肚的惦念,思考,提出一个个疑问和担心,直到迷底揭晓,真相大白,读者和观众的疑团解开。这种手法在戏剧和小说里常常运用。有人把它叫作“悬疑”,在曲艺节目中称为“关子”或“扣子”。在我国的章回体小说中,每当一回结束时,往往用“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方法,引起读者无穷无尽的兴趣。特别是一些说书的艺人,更重视悬念的运用,在一些情节发展的关键之处,故意停下来卖个关子,用这种方法进一步吸引他的听众。

?

49 无巧不成书

无巧不成书,在文学创作中有着特殊的作用,这“巧”,既是指作家出人意料地运用事物发展过程中的偶然性因素——巧合,编织成曲折动人的故事;又是指作家以高度的思维敏感性,发现和发掘生活中有意义的东西,构思出熠熠生光的形象。

“巧”,是作家辛勤劳动的产物,也是作家智慧的结晶。曹禺的名作《雷雨》久演不衰,它的艺术魅力来自何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在“巧”字上下了功夫。

剧本第二幕中,周朴园要四凤翻出旧雨衣和旧衬衫,引出了和侍萍的一段对话:

鲁侍萍:老爷那种绸衬衣不是一共有五件?您要哪一件?有一件,在右袖襟上有个烧破的窟窿,后来用丝线绣成一朵梅花补上的?还有一件——

周朴园:(惊愕)梅花?

鲁侍萍:旁边还绣着一个萍字。

周朴园:(徐徐立起)哦,你,你,你是——

鲁侍萍:我是从前伺候过老爷的下人。

这段台 词实在妙极了,从情节的角度看,作者利用巧合,使剧情发生一个转折,使侍萍的身份逐渐明朗。曹禺以纯熟的手法,巧妙地选取一件旧衬衫上的“梅花”,作为周朴园“发现”鲁侍萍的媒介,在周朴园平静的心田里投下一块石头。这样处理,既自然真切,又有力地把矛盾冲突激化,向高潮推进;同时,又为进一步揭开周家的罪恶历史埋下了必要的伏笔。从提示主题和刻画人物来看,作者巧设的这朵“梅花”,更叫人赞赏不绝。它是三十年前周朴园和侍萍相爱的见证。这样,这朵小小的“梅花”就成了由现实引向回顾历史的一个窗口,剧本的容量因此得到扩大。从这朵“梅花”上,我们看到了侍萍的聪明、能干。一件衬衣烫了个洞,应该说是件不愉快的事,然而侍萍却能“妙手回春”,在窟窿上面开出了艳丽的梅花,在梅花旁边还绣上一个“萍”字,使它成为了一件特别的“工艺品”。

侍萍为什么要在此时此刻,用“梅花”暗示出自己的身份呢?这又是曹禺的构思巧妙之处。在此之前,周朴园并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就是被他遗弃的侍萍,相隔三十年了,如今的周朴园到底变成了怎样一个人?侍萍也是不清楚的。这时就有意要试他一试。结果,周朴园立即露出了凶相,他以极端势利的眼光猜度对方是来敲榨他的,因此狠狠地责问他:“你来干什么?”这时,“梅花”就成了催化剂,霎时,善良与邪恶、真情与虚伪在对比中得到了有力的表现,周朴园的肮脏灵魂得到了充分的暴露。

几句台词,一朵梅花,竟有如此巨大的作用,足见巧合技巧的运用是作家创作时的一种特殊本领。“巧”也往往是作品独创性的一个标志。

?

50 细节

从维熙的中篇小说《远去的白帆》中描写了这样一件事:在一个劳改单位里,有一个叫罗允中的犯人,他原是国民党特务、重庆渣滓洞的少尉。此人坏到了极点,他用花言巧语蒙骗住了思想僵化的劳改队长,当上了劳改队里的一个小头头,继续为非作歹,丧心病狂地陷害一些无辜的人。有一次,他有意识地和被打成“右派”的大学教师黄鼎一起洗衣服,先以动听的言词撩拨,想引诱黄鼎说出一些不满的话来。这个阴谋没有得逞,继而在不知不觉中把话题引到衣服上,说什么“你看,衣领和袖口都没洗干净。”黄鼎不知是计,顺口搭音说了一句:“衣服上领口和袖口最脏,用肥皂都洗不净!”把这么一句话罗允中如获至宝,以最快的速度向劳改队长添油加醋地告发。结果黄鼎被说成“含沙射影地谩骂领袖”,是“仇恨毛主席”。于是,一个立了“功”,另一个被押进了禁闭室。要说这个特务的狡诈阴险真是令人发指。

这个特务的死,也死得特别,大快人心。他是怎样结束可耻一生的呢?还是为了残害人,为了邀功。出于他的阴暗心理,建议劳改队长在萝卜窖四周用电网围起来,以防罪犯们偷吃。在春节前的一个夜里他去促“贼”,站在萝卜窖的顶上朝下撒尿,便一下子离开了这个世界。因为人尿中含有的矿物质是能够导电的,他被电击之后,身不由己地扑到电网上,触电死了。我们曾听到过各种各样恶有恶报的故事,但是象罗允中这样“象只作茧自缚的蚕蛹,长眠在他自己精心编织的‘花圈’之内”,是闻所未闻的。

上面所说的罗允中恶意歪曲黄鼎的一句话,陷害好人,和他死于自己“设计”的电网,这是作家为了刻画人物所运用的两个细节。细节是文学作品中描写人物、事件、环境的最小的组成单位。细节在文学作品中有着重要的作用。一个艺术形象是否血肉丰满,在很大程度上要依靠细节。对小说创作来说,每一个细节都象一颗珠子,我们把它们串在一起,才能成为一挂项链。一个短篇能有一个动人的细节,就可以把这篇小说带得闪闪发光。

细节描写的作用是多方面的。它有助于突出人物的性格。在《远去的白帆》中。罗允中性格的刻画,就得力于出人意料的细节。有时,生动的细节对作品主题起着深化作用,对于情节的发展,起着推动作用。



亚太娱乐ag138|官方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微信号:nmgsxsh? 电 话:0471(3254654) ? 邮 箱:nmgsxsh@163.com
地 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成吉思汗大街梦溪苑商业楼七楼